2017/05/26

史特拉迪瓦里琴,厲害在哪?

聽過史特拉迪瓦里琴(Stradivarius)或Del Gesùs嗎?史特拉迪瓦里琴和Del Gesùs分別是在1718世紀由義大利的史特拉迪瓦里家族和Guarneri家族所製造出來的弦樂器。這些樂器被視為是弦樂器之最,尤其是安東尼奧·史特拉第瓦里和Giuseppe Guarneri的作品更是當中最頂級的。這些樂器的價格不菲,最昂貴的前幾名拍賣價甚至高達幾百萬美金。若是以工藝品或骨董的角度來看,這些古老的琴當然有它們的價值,只是若單以樂器的身分來看,它們真的有那麼特別,或傑出嗎?
在音樂界,“據說”這些名貴又古老的義大利樂器的音色較美、聲音能傳送至較遠的距離,是現代製琴技術所製造的琴所比不上的。不過,這是真的嗎?
201220142017年一系列三個發表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的研究指出,不管是專業的演奏者或是具專業背景的聽眾,都無法區分名貴的義大利古琴和製作精良的新琴。
在這一系列研究中,所有的實驗都是在雙盲的情況下進行的-演奏者不知道自己正在使用的是哪一種琴、把琴遞給演奏者的實驗人員也不知道、當然觀眾席上的聽眾也不知道。
2012年的實驗之中,演奏者在使用三把名貴古琴和三把新琴演奏之後,給予這些琴評分。結果所有的琴之中得分最高的是一把新琴,得分最低的是一把史特拉迪瓦里琴。而且這些人根本分不出哪些琴是名貴古琴、哪些是幾天前才做好或只有20歲的新琴。
2014年的實驗中,參與實驗的人都是曾經獲得國際大獎的小提琴獨奏家。研究人員給這些小提琴家12把琴(六把新琴六把古琴)和兩次的拉琴機會(一次在小房間,一次在300人座的音樂廳,每次各75分鐘),讓他們從中挑選出他們會想拿來用在下次演奏會的一把。結果十人之中有六人選了新琴,而且他們對於新琴在諸多方面的評價都高於他們給名貴古琴的評價。
至於2017年的實驗,則是請了幾位國際知名的小提琴家在演奏廳中使用新琴和名貴古琴演奏,讓聽眾針對每一把小提琴的projection(能不能把聲音傳送到遠距離外)還有喜好程度評分。聽眾都是專業人士,包括音樂家、小提琴製作師傅、和聲學家。結果不論是小提琴獨奏的情況下,或是小提琴和交響樂團一同演奏的情況下,聽眾們都認為新琴的projection優於古琴,他們也比較偏好新琴。
所以啊,要嘛就是現代的製琴技術已經大幅進步到可以與黃金年代媲美的程度,所以大家才區分不出現代的新琴和這些名貴古琴;要嘛就是史特拉迪瓦里琴或Del Gesùs作為樂器本身的品質其實從來就沒有傳說中所認為的那麼遙不可及…!?

參考文獻
Fritz, C., Curtin, J., Poitevineau, J., Morrel-Samuels, P., & Tao, F.-C. (2012). Player preferences among new and old violins.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109(3), 760–763. doi:10.1073/pnas.1114999109
Fritz, C., Curtin, J., Poitevineau, J., Borsarello, H., Wollman, I., Tao, F.-C., & Ghasarossian, T. (2014). Soloist evaluations of six Old Italian and six new violins.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111(20), 7224–7229. doi:10.1073/pnas.1323367111
Fritz, C., Curtin, J., Poitevineau, J., & Tao, F.-C. (2017). Listener evaluations of new and Old Italian violins.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114(21), 5395–5400. doi:10.1073/pnas.1619443114

2017/05/24

關於科學傳播,科學家的外表重要的很

科學傳播是科學工作中重要的一個環節,我們會在新聞、科普網站、雜誌或電視節目上看到科學家們試圖以任誰都聽得懂的方式向社會大眾解釋他們自己的研究成果。不過根據科學家的‘外表’的不同,民眾也會對他們的研究做出不同的評價…
By Photograph by Orren Jack Turner, Princeton, N.J. Modified with Photoshop by PM_Poon and later by Dantadd.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在一項發布於〈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的研究中,研究者首先請一批實驗參與者針對數百位科學家的照片做評分。評分的內容包括能力高低(competence)、品行良好與否(morality,這邊指可不可信、誠不誠實)、社交能力好壞(sociability)、吸引力(physical attractive),還有會不會對這個人的研究有興趣、這個人會不會是個好科學家…。根據他們的評分,研究者發現:(1) 看起來能幹、品行良好、有吸引力的科學家,較有可能讓民眾覺得他的研究應該很有趣(interesting)、想要多了解一點; (2) 而外表看起來能幹、品行良好、比較不具吸引力、比較不善於交際的科學家,較有可能被民眾歸類為會做出好研究的好科學家。
在後續實驗中,研究者依據前述實驗參與者的評分,挑選出民眾眼中的「有趣的科學家」和「不有趣的科學家」的照片,並將他們的照片和科普文章或影片搭配,再請一批新的參與者來決定他們想讀哪篇文章或看哪段影片。果然,那些旁邊放著「有趣的科學家」照片的文章或影片較獲得參與者的青睞。
同樣地,若讓參與者閱讀兩篇科學研究相關文章,一篇文章旁放著一張民眾認為看起來像「好科學家」的照片,另一篇則搭配「不是好科學家」的照片,並要參與者在讀完之後針對這兩個研究的品質給予評分。結果,放著「好科學家」照片的文章中所描述的研究,被參與者認為是品質比較好的。
外表原本就會影響我們對他人的評價,所以外表會影響民眾對科學家的工作成果的評價好像也不用太意外(更何況有些時候,即使我們已經獲取了大量與外表無關的資訊,我們對一個人的評價還是會被他的外表所左右)。有趣的是,民眾眼中會做出‘有趣的研究’的科學家和會做出‘好的研究’的科學家,似乎是兩群不同的人(雖然兩群人都很有能力品行又良好,但其中一群長得好看另一群則長得不吸引人又不擅長交際)。對於那些有心想讓大眾覺得自己的研究‘有趣、品質又好’的科學家,不知該怎麼做才好呢?

參考文獻

Gheorghiu, A. I., Callan, M. J., & Skylark, W. J. (2017). Facial appearance affects science communication.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201620542. doi:10.1073/pnas.1620542114

2017/05/13

嬰幼兒時期學的語言—你以為你忘記了,其實你還記得…

咱們來假想一個情況:一個在韓國出生並在韓語環境下長大的小嬰兒,在他一歲大時因故被遠在荷蘭的荷蘭家庭領養了。於是從此以後,這個孩子耳裡聽到的是荷蘭語、嘴巴說的是荷蘭語、眼睛讀的是荷蘭文、手寫出來的是荷蘭字。他很快就融入荷蘭語環境中,荷蘭語也變成了他的「母語」。同時,再也沒有人跟他講韓文。這個孩子長大成人後,如果我們問他會不會或懂不懂韓文,他會回答:「完全不會」。但他生命中的第一年,以及在母親肚裡的那段期間,可是紮紮實實徹徹底底地被韓語環境所擁抱啊,更何況在他離開韓語環境前恐怕已經開始說話了呢,那些難道沒有留下任何痕跡嗎?

nofrills (CC BY-NC 2.0)

2017/05/08

改善認知功能的另一種選擇:體感遊戲訓練

想要改善認知功能,但覺得有氧運動或電腦化認知功能訓練太過單調或一成不變嗎?其實還有另一種選擇,那就是「體感遊戲」(exergame, exergame= exercise+ game)。原則上,需要使用身體動作和系統產生互動完成任務的電動遊戲,便可稱得上是體感遊戲。像任天堂Wii搭配Wii FitWii Sports softwareXbox Kinect、或是一邊踩腳踏車一邊在虛擬實境中完成任務的活動這些都可算是體感遊戲。既然有氧運動或純認知功能訓練都能提升某些認知功能,那麼結合這兩者的體感遊戲是否也能達到類似效果?效果會不會更好?

Charlie Hallin @flickr (CC BY-NC-ND 2.0)

2017/05/03

鴿子的文化傳承

四月份在〈Nature Communications〉有篇文章,主題蠻有趣的—鴿子的文化也是可以累積的(正確來講應該是Cumulative Cultural Evolution)。
圖片來自Sasaki and Biro (2017) Figure 1.